搜索
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
2020 09/07 07:49
· 來源 ·
半島都市報
· 責編 ·
亞麥
閱讀量
掃描到手機
用手機或平板電腦的二維碼應用拍下左側二維碼,可以在手機繼續閱讀。

即墨10歲男孩離奇失蹤18年 懷疑被本家堂叔殺害

原標題:隱藏了18年的罪惡

文/圖 半島全媒體記者 劉鑫 劉玉凡 華敬方 實習生 吳靜涵

這兩天,“男孩離奇失蹤18年,堂叔系嫌疑人”的消息,打破了藍村街道古城村的寧靜。9月6日,半島全媒體記者在村里見到了男孩的父母,母親獨自坐在炕上,望著墻角發呆,63歲的父親王先生希望法律能嚴懲兇手,還孩子一個公道。

2002年,村民王先生10歲的兒子興興突然失蹤,為了尋找孩子,王先生和家人跑遍了大半個中國,孩子一直杳無音訊。近日,王先生從警方獲得消息,孩子已經不幸遇害。男孩當年的老師說,這些年孩子父母很少在家里住,他們一直在找孩子,“他們一直幻想孩子還活著,而現在這個結果……”

現場>>>

正在進行男孩尸骨挖掘工作

\

( 來源:半島都市報)

9月6日,記者到達位于即墨區藍村街道的古城村。村內一家小型超市的老板告訴記者:“沿路向東到主路,再向南走三百米,經過古城村村委,不遠處一個路口,向西走就能看到挖掘現場。”記者根據超市老板的指引,來到了“挖掘男童尸骨的現場”。

記者在現場看到,挖掘地點四周已經拉起了警戒線,一臺挖掘機正馬不停蹄地挖掘,一旁堆滿了挖出的黑色淤泥、垃圾等。挖掘機挖滿一鏟后,在一旁的地面上,一點一點抖動,慢慢地將一整鏟抖落,一旁的工作人員正在仔細觀察抖落而出的垃圾和泥土,貨車正不斷向外運輸挖出的泥土和垃圾。

村民告訴記者,挖掘的地點原本是一個水灣,后來很多居民在水灣中傾倒垃圾,淤泥和垃圾越積越多,最后直接將此處填埋,并在此基礎上修了一條路。

警戒線外聚集了不少村民,圍觀現場情況。村民王大爺今年79歲,他清楚地記著,男孩失蹤是18年前的清明節次日下午,“我和孩子的父親認識,人很好,他家兄弟姐妹七八個,孩子的父親家中排老二,孩子的堂叔排老三,但是孩子我不認識。”

班主任>>>

孩子當年很活潑,成績也不錯

記者隨后經過多方詢問,找到了當年教過男孩的老師。老師告訴記者,當年孩子失蹤時他42歲,如今已經60歲了。孩子大名叫王某輝,當年在讀小學三年級,學校與王某輝家僅一條馬路之隔。

“當時三年級只有一個班,大約30名學生,王某輝當年學習成績還算不錯,在班里排第10名至第15名,平時很活潑,有些調皮,喜歡運動,愛打籃球,與同學關系都不錯。”老師告訴記者,當年孩子失蹤時,他正在家中吃飯,“我突然接到了男孩父親的電話,得知了男孩失蹤。然后我第一時間趕到了孩子家,幫忙一起尋找”。隨后,這位老師又回到學校辦公室,找出了班級家長的花名冊,向班里的家長逐一詢問有無男孩的線索。

當天很多人都參與了尋找,但是到了晚上9點左右,仍然沒有任何線索,老師和男孩的父親隨即報警。第二天老師和男孩父親一起,趕到了青島市區,通過電視、登報等方法尋找孩子。

“這18年,他們一家人很少在家里住,一直在外尋找孩子,花了很多錢,孩子的父親曾經做生意,后來無心再做生意了,一家人抱著孩子還活著的希望全國各地地尋找。”老師告訴記者,孩子剛失蹤時,王先生一家人一直哭,非常傷心,害怕孩子被拐賣、賣器官、出車禍或是流落街頭乞討,“一家人曾張貼過無數的尋人啟事,在很多尋人電視節目中尋求過幫助,只要接到提供線索的電話,一家人就立即出發,尋找孩子。”

村民>>>

嫌疑人曾幫著一起找過孩子

王先生告訴記者,他從警方獲悉,目前孩子已找到,但已經不幸遇害,由于案件正在偵破階段,他無法透露更多的細節。

9月6日,半島全媒體記者在古城村探訪時發現,對于這一家的遭遇,村民深感震驚和惋惜。“我記得孩子當時瘦瘦的,長臉兒,老實聽話,成績也可以。”一位村民說道。

“嫌疑人和他是叔兄弟,當時親戚朋友都幫著找孩子,這個嫌疑人當時也幫他找過孩子。”一位村民介紹,對于這一家的遭遇,不少村民深感同情和惋惜。“這些年他們家太不容易,掙的錢都找孩子了。”一位村民表示。

男孩家的西戶鄰居江女士告訴記者,當年經常看到孩子在村里的大街上玩,只知道孩子的小名叫大興,“今天是第5天了,周三(9月2日)中午12點左右,聽說民警帶著犯罪嫌疑人來指認過現場后,挖掘機就開過來挖了。”江女士告訴記者,男孩的家中還有一個姐姐,今年35歲左右,在鄰村工作,平時不回古城村住。

對此,古城村支部書記王德生說,18年前事發時,他不在村中,還沒有擔任村支書,對當時的情況也不太了解,“現在村委一直在做受害者家庭的思想工作,此前一家人一直幻想著孩子還活著,現在徹底失去了希望,我們都很擔心他們一家人的精神狀態。”

警方>>>

目前正在全力調查此事

9月6日,半島全媒體記者在古城村探訪時發現,現場已經拉上了警戒線,一輛挖掘機正在現場挖掘,現場還有村民圍觀,半島記者注意到,民警正在現場調查,被挖出來的有很多濕土和泥漿,挖出后民警都會進行檢查,“挖掘機已經來了好幾天了。”現場一位村民表示。

王先生表示,為了找到失蹤的孩子,他跟轄區內前后五任派出所所長都打過交道,每次警方也在盡力幫他尋找線索,他相信能有一個公平的結果。此外,半島都市報也曾報道過他尋找孩子的新聞。

據了解,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調查此事。

辛酸>>>

孩子失蹤,逢年過節最為悲傷

說到找孩子的艱辛過程,王先生忍不住落淚。“這是我心里最過不去的事,也是最難受的事。我父親當年七十多歲了,興興是長孫,孩子找不到了,那兩個月里全家都著急,父親也急病了,兩個月后老人就去世了。”王先生哽咽地說道。

記者了解到,王先生今年63歲,孩子興興失蹤了18年,18年前四十多歲的他正值壯年,家里的生活本來非常幸福美滿,但興興失蹤后,王先生為了找孩子只能打短工,無法找到固定的工作,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,最難過的時候就是逢年過節的時候。“過年的時候孩子們給長輩們磕頭,長輩給壓歲錢,一毛五毛,多么熱鬧。”王先生說道,“別的孩子給父母磕頭的時候,我就想著我的孩子,我的興興呢?”王先生說,即便是自己文化水平不高,連老年手機也不會看,但他心中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兒子。

記者在王先生身上看到一股韌勁,雖然最心愛的兒子失蹤這么多年,但他的精神狀態很好,六十多歲的人頭發還沒有花白。“兒子丟了,別人都同情我,我說肯定能找到,我比較樂觀。只有回家之后,躺在床上想來想去,就會想孩子想一夜。”王先生告訴記者,前幾年每次吃飯都留著孩子的碗筷,但是一直這樣下去太折磨人了,只能逼著自己面對現實。“這些年女兒和女婿為我們付出了很多,不然我們堅持不下來。”王先生說道。

漫漫尋子路

藍村古城走失一男孩:姓名王興興,今年10歲,上穿黃色毛衣,下穿奶油色條絨褲子,腳穿運動鞋,于4月6日下午(星期六)走失,有見到者請速與古城聯系!”這是一張有點泛黃的尋人啟事,文中所說的“王興興”是王先生已經失蹤18年的兒子。在這張尋人啟事上,還印有興興身著校服和戴紅領巾的一寸照片,照片中的興興兩眼炯炯有神……

“孩子如果沒出事,今年應該28歲了,家里早就該給他準備結婚的事了。”王先生告訴記者,這些年一家人的經歷,一句話兩句話根本說不完。

2002年4月6日,這是一個讓王先生一生無法忘記的的日子。從那天開始,他們一家的命運被殘忍改寫——他們的孩子王興興失蹤了。

事發當天下午五點多,王先生和家人發現,兒子興興一直沒有回家。王先生說,孩子平時和班級里的一個同學玩得比較好,兩家隔得不遠,兒子興興幾乎每天放學都會去同學家玩。于是,家人就去同學家尋找興興,不料卻被告知孩子可能去了附近一處養豬場,一家人又去養豬場找了個遍,但沒有發現孩子的任何蹤跡。

由于孩子一直沒找到,王先生立即發動親朋好友幫助尋找,村里的大喇叭也開始廣播,但孩子仿佛人間蒸發一般,無影無蹤。無奈之下,王先生只能報警,并在村子附近張貼尋人啟事。

不過,遺憾的是,經過一家人的艱辛尋找,還是沒有等到興興回家的消息。但是,王先生并沒有放棄,他把搜尋范圍先擴大到了青島,又擴大到了整個山東。尋找未果后,他又踏上了前往全國各地奔波的道路,足跡遍布大半個中國。

王先生說,他和家人首先在即墨周邊找了個遍,四處散發、張貼尋人啟事,后來就擴大尋找范圍、又去了平度、膠州、萊陽、萊西……“當時我帶著干糧,帶著一薄一厚兩件衣裳,到處找我兒子。”王先生回憶,他住過旅館,也住過好心人家,有時候走到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公路上,天晚了也只能在外面躺一晚上,就這么扛過去。

“只要有線索就去找,好多地方都去過了,最遠的地方去過云南,開始的時候騎摩托車,后來坐汽車、坐火車去找孩子。”王先生說,這18年里自己尋遍了大半個中國,有一次錢和手機還被人偷了。“每次出門都是滿懷希望去尋找,但每次都是失望而歸,滋味真不好受。”

王先生說,尋子路上的酸甜苦辣他都嘗了個遍,最令他感到無助的是有時候孩子還沒有找到,騙子就先找上他了。“我把孩子的信息發到網上后,聽說我的孩子丟了,不少熱心人打電話提供線索。”王先生說,一些騙子也趁虛而入,騙子抓住他尋子心切的心理,利用各種方式來詐騙。

據王先生回憶,有一年他接到安徽蚌埠一男子的電話,對方聲稱有孩子的消息,但表示這么多年養育孩子,想讓王先生補償錢財。“當時騙子說得有鼻子有眼,還發來照片,我們信以為真,后來到派出所詢問,警方調出照片原來是合成的,對方是騙子。”

王先生說,雖然有不懷好意的騙子,但在尋子路上,他也遇到過很多伸出援手的好心人。“我不記得具體是哪個地方了,但是我記得是個理發店。”王先生說,他當時身上沒錢了,饑腸轆轆,理發店的好心人聽說他是來尋找孩子的,就給王先生下了一碗面條,這讓王先生一直感動至今。

“我一直沒有放棄,心想著孩子一定會回來,孩子的戶口至今都沒注銷。”多年來,王先生一直在打聽孩子的下落,但始終沒有收獲,即便如此,他還是從未停下尋覓的腳步。

[來源:半島都市報 編輯:亞麥]
精彩美圖 更多 >>

分享到

青島話題 更多 >>

深度報道 更多 >>

大家愛看

信網手機版

信網小程序

青島網上辟謠平臺

信法網

Copyright ? 2020 信網.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: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:37020202000005號
手機版 | 媒體資源 | 信網傳播力 | 關于信網 | 廣告服務 | 人才招聘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平台赢多少开始追杀 排列三官网 黄金城网站娱乐 如何配股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软件 p2p理财平台排名前十 75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 排列三走势图方法技巧 天,天津体育十一选五 网络理财平台排行榜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图 排列550期开奖结果 牛股票推荐 陕西快乐10分胆拖中奖规则 福建11选5任选五中4 南粤风采好彩1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