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

養二孩至少要“抗戰三年” 老二入園才能喘口氣

2020-01-06 08:42:17
責任編輯:亞麥

原標題:只有一個娃感覺被“孤立”,家有倆寶貝樂并煩惱著

半島記者 劉雪蓮

“朋友圈里到處是曬倆娃的朋友,感覺已經是二孩的天下了。”40歲的徐女士,每每在朋友圈里看到人家兒女雙全或是兄弟姐妹友愛互動時,內心就有一個角落像被貓爪撓過一樣,再生一個孩子的想法直沖腦門。她覺得自己的獨生兒子好像越來越成為小眾群體的一員了。

徐女士的感覺有統計數字可以印證。記者從近日舉行的“青島市實施全面兩孩政策暨人口計生工作進展情況介紹”新聞發布會上獲悉,2019年前11個月,青島出生二孩41368人,占比51.78%,二孩數超過一孩數。從2016年“兩孩政策”落地青島后,青島地區出生的二孩比一孩多了約5.9萬,“二孩時代”真的來了。

>>>四年過去

青島二孩比一孩多5.9萬

在近日舉行的“青島市實施全面兩孩政策暨人口計生工作進展情況介紹”新聞發布會上,青島市衛健委副主任杜維平介紹說,2019年1月至11月,青島全市戶籍人口出生79892人,同比減少1220人,減少1.50%,跟2018年基本持平;其中二孩41368人,占比51.78%。

杜維平保守預測,到2019年底,青島全市戶籍人口出生會達8.7萬人左右。如果按二孩占比51.78%估算,青島市2019年將出生二孩4.5萬、一孩4.2萬,二孩比一孩多0.3萬。

當年出生的二孩數比一孩數還要多,這是2016年全面兩孩政策正式實施后才有的現象。

根據《青島市統計年鑒》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6年至2019年這4年中,青島出生的二孩比一孩多出大約5.9萬。另外,從2016年起,三孩及以上孩子的數量也較之前有較大增加。2014年,504人;2015年,586人;2016年,1406人;2017年,2973人,2018年,2666人……

“孩子剛上小學時,班里基本都是獨生子女,那時聽說誰家有兩個孩子,大家都還要感嘆一下,結果到了初中,二孩一抓一大把。”今年40歲的徐女士,深切感受到自家的獨生兒子是怎樣從大眾慢慢變成小眾的,“兒子今年上初一后,我參加了班里的家委會,家委會成員一共7個人,有5個都是二孩的爸媽。”徐女士說,被二孩包圍著,自己只生一個孩的決心經常會被動搖。

>>>家有二孩

至少經歷三年“攻堅戰”

我們身邊的二孩越來越多,但是養二孩受的苦卻是誰養誰知道。

記者與眾多二孩家長交流,大家的共識是:養二孩,至少要做好“抗戰三年”的準備。如果兩個孩子都健康成長,等到老二3歲入幼兒園后,家長們方可稍微喘一口氣。

卡卡媽的朋友圈里,最多的內容就是關于兩個兒子的。大兒卡卡上初一,小兒小泫上幼兒園。朋友圈里的照片中,弟弟經常滿臉崇拜地望著哥哥,而哥哥則對弟弟各種照顧。

“對于雙職工家庭來說,養兩個孩子很難,我們艱苦了3年。”卡卡媽告訴記者,孩子爸工作很忙,經常晚上不在家。小兒子上幼兒園前,自己每天下班后,先去托管班接著老大,再去自己父母家里接上老二回家。回家之后,老大的學習需要輔導,老二還小也離不了人,忙了這頭顧不上那頭。那3年就像打仗一樣,家里的老人付出很多,自己兩口子也忙成了陀螺。

不過,自從小兒子上幼兒園后,卡卡媽覺得生活開始游刃有余起來,家里有兩個孩子的好處也逐漸體現出來。

兄弟倆成長過程中有很多讓人印象深刻的瞬間,但有那么一刻,是卡卡媽永遠難忘的。

卡卡8歲那年的暑假,有一天卡卡媽推著老二到家,一身汗,她囑咐哥哥要像對待自己生命一樣看好弟弟后,就抓緊時間去沖一個澡。“哥哥特別認真,就死死摟著弟弟,等我洗澡出來。”卡卡媽說,自己一邊洗,一邊聽哥哥在外面大喊:“媽媽,你快點兒吧,你說要像保護自己生命一樣保護弟弟,可是我快沒命了!”原來,弟弟因為受不了哥哥如此緊緊的摟抱,把哥哥的臉好一個撓。

卡卡媽說,有了弟弟后,卡卡的自理能力就鍛煉出來了,從小學四年級開始,都是自己出去上課。到了六年級,放學后去幼兒園接弟弟,回家后給弟弟喂水果、喝水。到了假期,哥哥在家還能備個料、做個菜。

“現在兄弟倆做個伴,一方面感覺哥哥特別懂事,很有愛心,而弟弟有個哥哥,心智發育感覺比沒有兄弟姐妹的孩子要好很多。”卡卡媽說,自己當年剛生卡卡時,其實很焦慮,卡卡去幼兒園,自己給老師寫了好長的信,包括鬧情緒怎么處理、睡覺出汗怎么蓋被、吃飯怎么樣喂,等等。在家里,卡卡的飯都是單獨做,按照輔食添加順序、營養成分搭配。如果卡卡生了病,上著班的她,一天不知道要打多少個電話。

但是這些,在老二身上都沒有了。“老二真是當豬養。”卡卡媽說,老二病了,自己白天從來不問,弟弟的玩具基本都是哥哥玩剩下的,新玩具還是哥哥用自己上課的積分給弟弟換的。但是,當“豬”養的老二,卻表現出了各方面強大的能力,很多當年在哥哥身上無比期待沒有實現的愿望,在弟弟身上居然順其自然就實現了。

卡卡媽現在覺得,辛苦3年很值得。

>>>生養二孩

老大的心父母看懂了嗎?

經過3年的辛苦時光,卡卡媽苦盡甘來,開始享受兄弟倆手足情深的生活。但是對于不少二孩家庭來說,養二孩的艱辛并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消逝,甚至麻煩越來越多,而麻煩主要出在老大身上。

“很多找我咨詢的,都是二孩的家長,而且都是老大出現了問題。”青島市實驗幼兒園原園長寧征覺得,二孩的養育,對于不少父母來說是個挑戰,有些父母并沒有做好撫養二孩的準備。

“有一個5歲的女孩,晚上不敢自己睡覺,整天擔驚受怕,狀態特別不穩定。”寧征說,這個女孩出現這種情況,主要就是因為家里有了弟弟。弟弟出生后,父母無力照顧兩個孩子,就把女兒送到爺爺奶奶家里,而女兒就感覺自己被父母拋棄,每天哭鬧、找麻煩。后來,父母意識到問題后,把女孩兒接回了家,但是讓女孩自己睡一個房間,父母和弟弟一個房間,女孩依然覺得自己是被排擠在外面的。

“像這種情況,就屬于父母沒有做好老大的思想工作,讓老大覺得很沒有安全感,覺得自己是被父母拋棄的。”寧征表示,在現在的社會,一個家庭養育兩個孩子,負擔都是比較重的,很多父母會傾向于重點照顧更年幼的老二,不經意間就已經傷害了老大。

寧征特別提到,有些家庭有了老二后,父母會發現原來比較乖的老大突然開始各種“找茬兒”,出現各種問題,好像突然從好孩子變成了“問題兒童”“問題少年”。很多疲憊不堪的父母不會過多考慮孩子變化的原因,只是覺得老大不懂事、添亂,從而更加不耐煩地對待起他們。

“當孩子表現出那些負面情緒時,他是希望能從父母那里得到關愛的,父母的關愛可以給他安全感,讓他慢慢調整狀態。”寧征遺憾地表示,可惜很多父母沒有看懂孩子的求助信號,給孩子戴上一頂“不聽話”的帽子后,孩子徹底破罐子破摔了。

■鏈接 青島今后15年學校建設 將根據人口變化來布局

2016年開始實施的全面兩孩政策,使得出生人口情況發生極大變化,原有的學校布局已很難滿足現實需求。

據《山東省人口發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預測,從2019年起,山東省開始進入幼兒入園高峰期,2021年達到峰值,適齡兒童將達到516萬,學位缺口約170萬。

青島市已經開啟了應對之路。

早在去年9月,青島市教育局副局長姜元韶做客《行風在線》節目時就透露,青島市已經啟動了全市中小學2019至2035規劃方案制定工作,將根據人口變化來測算未來全市學校建設和布局。

姜元韶介紹,2015至2018年的4年間,全市共建設228所中小學,增加學位20多萬個,但個別城區仍然出現學位緊張情況,需要“一校一策”地謀劃布局。

同時,針對部分學區小學學位不足,改擴建難度大的問題,姜元韶透露,將加快推進小學與中學結成九年一貫制學校工作試點。只要初中條件允許,可以提供部分校舍,讓對應小學的五、六年級學生提前到中學就讀。

[來源:半島都市報 編輯:亞麥]
精彩美圖 更多 >>

分享到

青島話題 更多 >>

深度報道 更多 >>

大家愛看

Copyright ? 2020 信網.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: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:37020202000005號
手機版 | 媒體資源 | 信網傳播力 | 關于信網 | 廣告服務 | 人才招聘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平台赢多少开始追杀